调查显示

2021-05-07 22:51

2014年3月1日起,西安市开始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一年来,西安市共审批单独两孩再生育4432例、实际出生1639例,每月审批数量平均在400例左右,审批数量低于预期。

本次调查反映出近半数的已生育城市单独两孩家庭,每月仅用于母婴用品的花费就超过1000元。在对公共服务资源的选择上,超过七成的城市单独夫妇选择市级以上大医院进行分娩,并希望孩子将来能在公办幼儿园就读。由此可见,单独夫妇对医疗和教育资源的要求是比较高的。

调查显示,在生育二孩的时间选择上,三成未孕二孩的单独育龄妇女认为第一个与第二个孩子间隔2-3岁比较好,近六成的单独育龄妇女认为第一个与第二个孩子间隔3-5年比较好。有一半以上受访单独家庭计划今明两年生育。

西安市人口计生委联合西安交大人口研究所开展的调查显示,西安市符合政策却不打算要二孩的家庭中,其原因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是夫妻双方没有精力带孩子。二是生养孩子的成本太高。

单独两孩政策,是指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以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 2013年12月28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决议》,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

西安市人口计生委动态监测数据显示,单独两孩政策落地一年来,全市共审批单独两孩再生育4432例、实际出生1639例,全市每月审批数量平均在400例左右。

调查中,不打算要二孩的单独夫妇大多数认为当前城市生活节奏快,生养孩子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两个孩子根本顾不过来”,“再要一个对家庭影响太大”。第二点可从农村育龄妇女生育二孩的打算强于城市也可以得到佐证;城市养育二孩的成本明显高于农村,且城市单独夫妇对各类资源的要求也较高。

据西安交大人口研究所专家柳江华、杨雪燕预测,西安市单独两孩出生将会是一个相对缓慢的释放过程,不会出现所谓的“井喷现象”。但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对单独两孩政策实施的影响,还需要做进一步的监测,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目前可以预计到2016年西安市将会迎来单独两孩出生人口峰值。

目前,全市单独两孩再生育审批的量仅占单独一孩家庭数量的1成。单独两孩再生育审批和出生数量集中在城六区(新城、碑林、莲湖、灞桥、未央、雁塔)和高新区,审批、出生量分别占全市的81.6%和83.1%。

总体来说,符合单独两孩政策的新生人口对全市出生人口总量影响不大。一年来符合单独两孩政策的新生人口为1639例,占年度出生人口的比重不足2%。从目前审批情况测算,2015年单独两孩的出生对全市出生人口的影响不会超过5%。

单独两孩政策实施后,西安市人口计生委联合西安交大人口研究所开展了单独两孩政策实施对西安未来人口形势的影响研究,课题组对1269个家庭进行了抽样调查。

除此以外,家庭成员意见不统一也是单独家庭“要不要二孩”的重要影响因素。在被调查的未孕单独家庭中,对于“要不要二孩”,约25%的单独家庭夫妇存在意见冲突,且这一比例随着夫妇年龄的增长逐渐增高。第一个孩子对父母生育二孩的意见方面,一些受访单独家庭由于第一个孩子年龄还小没有征求大孩子的意见;已征求大孩意见的家庭中,第一个孩子对要第二个孩子持反对态度超过1/3。

从年龄构成看,已审批、已生育夫妇的女方年龄在30-34岁均超过一半;35岁以上已审批、已生育的高龄人群占比超过两成。

调查显示,74.3%的单独家庭妇女认为两个孩子比较好;但当单独两孩政策摆在眼前,做出再要一个孩子的决定并付诸行动,就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目前,明确打算生育二孩的单独家庭不到三成,另外有近四成的家庭明确表示不打算要二孩。